有事沒事就把鋼彈天線掛在頭上的中年男子
如同無止境華爾滋那句台詞一樣,『畫圖就像無止盡的華爾滋一般;永遠隨亂畫、拖稿、補坑三個拍子起舞!』
當初因為人設作業畫了機器人之後,從大學開始到現在都一直被稱為鋼彈,喜歡日系機人系列不過不是完全的機人宅。本網誌純粹只是個人連笑威的地方,感謝各位海涵也感謝各位光臨!

2013年7月24日 星期三

【日常】台灣只剩下香蕉了...

標題不是殺人,標題是唬爛!

最近沸沸揚楊的國軍醜聞外加台灣偷拆神蹟又添一樁,真是台北有聾兵,苗栗有症粠,國防驚生跳針開大。台灣人民何去何從?想當初有個三級貧戶出生的阿兵哥班長,因為偷了伙房加菜特別費被抓起來關禁閉。當時各位弟兄為此還特別挑了一天集結大家的力量,脫下迷彩服,穿上紅襯衫只為表達對這些在上位的不滿。然而到了現在,有位擅長跑步游泳的阿兵哥班長,掌握部隊上的廣播系統,限制弟兄每天三餐只能看車輪最大黨、請伙房購買別人不要的便宜牛肉、蓋了一台不知道會不會爆炸的發電機、把國軍弟兄帶進小房間餵公子喝水、共體時艱把部隊時薪從八塊半調整到剩下二點二元。

這次各位弟兄打算脫下迷彩服穿上甚麼顏色的衣服呢?



當兵,讓你從男孩變成男人!



嘛!當初還再用FC2發文的時候,當兵時期有貼過這首歌,不知道最近這種情況哈林會不會再寫一首歌叫作報告部長(誤)www。海軍新訓就是一個月多小小的離鄉背井,每個禮拜好幾堂固定下水當浮屍(嗯?!),練習各項船上器具使用方法,說爽不爽說坎也不坎。結訓前抽籤抽到海巡,放了個結訓假就驅車來到桃園觀音的海巡新訓中心。開始學一些和海軍不同的東西,丟救生圈、呼叫無線電、航跡描繪圖、綜合逮捕術、短警棍打擊術...等等。抽到兩兩大隊後一樣,結訓假之後下部隊被送去兩兩大隊大隊部。一個禮拜的打雜訓練完畢,我們這些幸運抽到涼涼大隊的一夥人被分配淡水到北海岸白沙灣一帶岸邊的安檢所。

我抽到麟山鼻這個好山好水好無聊的小漁港,會出港最大船的等級叫做舢舨,每天接兩么右邊下員坑的船過來,再把船交給左邊的後厝,不然就是廚藝創意料理大研發(喂)。過去海軍裝浮屍,來到海巡撈浮屍。機動出巡前推查海灘,雷哨定守望哨就怕有人衝岸偷渡。下部隊的兩三個月就是這樣的生活,安檢所和樂融融也沒甚麼大事發生。直到北局來電說要尋找製作動畫人員,這才被調回桃園觀音的北部地區巡防局,退居二線增肥中。

其實蠻感謝挑中我的大維長官,跑去北局坐辦公室了。當然我服役的地方是督察室,跟這次的事件多多少少算是有點小關係的單位。接受官兵申訴的地方,督察室主任康主任我想有近海巡的不願役大概都有聽過!他是一位很照顧義務役的長官。雖然說到北局我胖了,但是我覺得學到很多事情,而且還遇到高中同梯同學XD,也認識很多協辦好友。

老實說當兵到底會不會變成男人呢?我不知道,這點可能要讓大俠來回答了(喂)!但是我覺得做人處世很多事情都跟以前大學高中時期的想法都不太一樣,但是某些方面至少來精神力算是有成長了吧(炸)!所以老實說我對於一些放假一次回來就要哭一次的兵實在不太能夠接受就是...你看看像那位自稱酒令表弟的ABC人兄,在捷運站哭哭不想回部隊,連這次醜聞都要跑出來馬後炮一下,我敢肯定他在當兵的過程所成長的大概就是臉皮的後度了吧!

我不能說台灣越來越爛,應該說這次爛太大被挖出來才發現裡面根本腐爛到出水了!總覺得很哀傷啊...